「开什么店不耽误带孩子」Molly一年卖了4亿多 盲盒到底有多挣钱?

摘 要

4月17日,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在参与活动时分享道:“Molly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喜爱的形象,背后的逻辑更像是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它把本身的灵魂掏空,你可以把你的灵魂

 

  4月17日,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在参与活动时分享道:“Molly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喜爱的形象,背后的逻辑更像是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它把本身的灵魂掏空,你可以把你的灵魂装进去。我觉得这是潮玩的一个魅力。

来源:泡泡玛特招股书

  “首先,扩大了消费人群,增加女性消费群体,提高消费频次。从目前的消费人群画像来看,泡泡玛特的客户群75%是女生,这跟以前的潮玩市场是不一样的。当女生消费者多了,就有可能形成一个更大更有价值的财富。”他说。

  弗若斯特沙利文陈诉显示,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处于早期阶段,适合在家做的兼职,并在快速增长,由2015年的63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20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4.6%, 预期于2024年将增加至人民币76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9.8%。

  Molly贡献的营收居所有IP首位:

来源:泡泡玛特招股书

  泡泡玛特的野心不小,创始人王宁认为,泡泡玛特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

来源:泡泡玛特招股书

  澎湃新闻记者 揭书宜

  6月1日,儿童节这一天,有“盲盒第一股”之称的泡泡玛特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过去3年,泡泡玛特的营收和净利润一直在翻倍,2017年至2018年,网红绿眼金发小人“Molly”这个IP为泡泡玛特贡献的收益居所有IP的首位。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基于Molly形象的自主开发产物产生的收益别离为人民币4100万元、2.14亿元及4.56亿元。

  “我们在潮流玩具这个品牌里边发现有一个日本的小娃娃就叫Sony angel,卖得特别好,然后当时原来是实过跟那边想拿那边的国内的代理,但日本企业它一贯的这种的经营的方式是不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所以我们被婉拒了。其尝试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就哪个IP好,当时好像老板当时就发了一条微博,大概意思问问粉丝到底喜欢哪个,然后他发现下边绝大多数的粉丝都提到了一个名字——Molly。”上述泡泡玛特相关人士说道。

  2019年为公司赚了4个亿

  2019年,盲盒带领大众进入潮玩领域。而网红盲盒品牌泡泡玛特则是一家已经成立十年的公司了,从集潮流商品销售,到签约艺术家进行衍生品,再到互动娱乐和潮流展会。2019年,泡泡玛特在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8.5%。

  “其次,随着80后、90后包罗00后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消费群体,很多所谓的亚文化也逐渐酿成新的主流文化,这也是市场发作的配景之一。随着信息传播方式及速度的发展,通过社交平台、展会等方式,我们可以不绝扩大核心消费圈层,帮他们找到更多认同感。再次,我们革新了渠道及供应链,打造出一个完整的行业生态,促使我们的产物可以更快速的形成规模化效应。”

  平均一周抽一个盲盒的喜好者胡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虽然喜欢抽盲盒,但即使收集齐了,也并非每时每刻去把玩,只是在忙碌之余,放空的时候看一下摸一下,很解压。但是有些盲盒中的稀有品种尝试在难抽,抽到重复的并没有时间和人交换或是挂闲鱼去经营,可能会形成浪费。但抽到差异款或者稀有款,我会觉得非常开心,心跳加速。”

  盲盒之所以“盲”,是因为你在打开包装盒之前并不知道本身抽中的款式。抽盲盒逐渐成为年轻人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为了买到少见的款式,有人甚至愿意在二手平台上以几十倍的溢价求购。

  高约10厘米的娃娃玩具是泡泡玛特最主要的产物,单个定价59-79元。泡泡玛特把他们装进同样外观的“盲盒”里,按系列发售,每个系列约12个,每个系列会配有一个出现几率大约1/144的隐藏款。

  招股书显示,2016年,泡泡玛特正式与香港的设计师签下了“Molly”这个IP。2016年8月,泡泡玛特推出了首个“Molly Zodiac”盲盒系列并取得成功。自此,绿眼金发小人Molly就成了泡泡玛特的招牌IP。2018年7月,泡泡玛特又取得了Molly在中国的知识产权所有权,2019年4月,泡泡玛特取得Molly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知识产权所有权。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基于Molly形象的自主开发产物产生的收益别离为人民币4100万元、2.14亿元及4.56亿元。

  官网数据显示,2017年4月,POP MART推出自助销售终端设备——商店。2019年12月,POP MART机器人商店突破800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