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愿意干的68个暴利行业」宁海葛家村的艺术振兴乡村模式将“远嫁”黔西南

摘 要

7月的宁海葛家村百花争艳,艺术振兴之风再掀热潮。昨日,同走艺术振兴乡村路:宁海葛家-晴隆定汪结对仪式在这个远近闻名的网红村举行。按照双方约定,宁海的艺术振兴乡村模式

 

  7月的宁海葛家村百花争艳,艺术振兴之风再掀热潮。昨日,“同走艺术振兴乡村路:宁海葛家-晴隆定汪结对”仪式在这个远近闻名的网红村举行。按照双方约定,宁海的艺术振兴乡村模式不日将“远嫁”贵州晴隆,甬黔两地村民携手,用艺术扶贫的方式助力贵州这个小山村寻找发展契机。

  “葛家村就地取材搞创新建设的做法,特别吸引我。定汪村有130多户人家,但绝大部门青壮年都出去务工了。”说到这里李荣芬不禁感叹,葛家村的创新建设,主要也是靠着中老年人,他们完全可以借鉴成功经验。她说,定汪村的主要问题是本地人缺乏专业的指导,村民对政府部分的依赖性较强,也缺乏自主性,“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们那里的特色刺绣、木工、酿酒都可以得到很好的发展。”

  “以往我们村里搞建设是政府贴、村民等,经历过这次艺术振兴改造,大家的思路转变了。”葛家村所在的大佳何镇党委书记李文斌告诉记者,如今的葛家村,人人都是村里的主人,大家干得热火朝天。他透露,通过就地取材式的改造设计、艺术提升,葛家村总共花费了60万元左右,如果完全通过商业模式操纵,这个数字至少要翻十倍。

  去年,村里一家成衣店经过庭院设计改造后,干起了农家乐。“前几天刚碰到这户村民,他们现在一个月的收入已经有两万元。”丛志强说,他们刚进驻葛家村时,也曾遭遇不理解。一些村民甚至认为,这个团队是打着艺术的幌子来“骗钱”的。经过大半年的相处,村民们才发现,这群艺术家真的是用创意设计在让村子变得更美,更有艺术气息。

  结对仪式现场,宁海葛家与晴隆定汪签订了艺术振兴乡村帮扶协议,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又别离与两个村签订了艺术振兴乡村三方结对协议。接下来,中国人民大学的艺术设计专业人员将联合葛家村村民共同进驻晴隆定汪村,开展一场“传帮带”的尝试践探索。

  通过师生与村民的共同协作,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村在半年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五步一景,十步一画。从往日的脏乱差,到如今美不胜收,艺术和乡土的碰撞,擦出了绚烂的火花——“葛家村现象”开始走红。

  去年4月,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丛志强教授带着一帮做园林设计的研究生来到葛家村,展开了一场艺术振兴乡村的探索之旅。

  晴隆县光照镇扶贫工作站的李荣芬这次带了7位村民一道前来,在这里观光学习已有一个星期。其间走访了很多村民家庭,不只了解了各家的创意设计改造项目,还请教了大家的思路,以及新农村致富的经验。

  通过艺术设计改造过的葛家村,每一个角落都藏着惊喜。

  “现在周末来这里的人很多,农家乐、民宿等都要预订。”在村文化礼堂旁开小超市的阿姨告诉记者,每周三四她就要开始备货,防止饮料、零食卖断货。

  对于葛家村经验能否成功复制到晴隆定汪村,李文斌显得信心十足,“当下新农村建设很需要这种结对模式,可以让村民之间互相交流学习,让他们发挥村庄主人翁精神,本身的村子本身建设。”他说,通过艺术振兴乡村系列工作,除了改变乡村面貌,村民的精神面貌也得到了大幅改善和提升,这也带动了本地黎民发家致富。“葛家村村民如今在家就能赚到钱,农家乐、民宿、酒吧、文创产物、研学项目等,业态很丰富。”他认为,只要能提升村民的认知与理念,在家挣钱的兼职,葛家村的发展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到定汪村。

「没人愿意干的68个暴利行业」宁海葛家村的艺术振兴乡村模式将“远嫁”黔西南

  “我们村有原生态的木材、石材,还有一个由山泉汇聚成的水塘,很适合旅游业开发。”定汪村三组组长罗昌云说,目前村里几乎没有游客前来,他非常期待艺术家早日进驻定汪村。

  葛家村的蝶变,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去年,该村被评为浙江省善治示范村;上个月,这个网红村入选浙江省第二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推荐名单。千里之外的黔西南晴隆县定汪村与宁海葛家村是东西部帮扶合作对象,听闻这里的乡村田园变形计划,他们专门派人前来拜师,打算将葛家村的经验带回去,在本地复制一个“葛家村”。

  宁波晚报记者施代伟 尝试习生应芷绿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