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星巴克兼职」外卖行业成为回乡工人首选职业 骑手称“赚差不多且时间短”

摘 要

“我国未来劳动的收入布局会改变,会像欧美一样,比力辛苦的体力活或者高温暴雨下从事的行业,收入会持续上升。目前来看,在一些小县城、小城市,送外卖的工资相对来说比力

 

  “我国未来劳动的收入布局会改变,会像欧美一样,比力辛苦的体力活或者高温暴雨下从事的行业,收入会持续上升。目前来看,在一些小县城、小城市,送外卖的工资相对来说比力好。尤其是在一些低端的制造业出现调整的配景下,这些工厂不太可能付出很高的工资待遇,外卖行业则属于上升期,能给出比力高的工资。这其尝试是一个正常的人口流动的变革,就像当年就业人口从农业转到工业一样。”他暗示。

  “现在我已经当了2个月的骑手,如何用手机赚钱,工资和之前在佛山工厂打工差不多,都是4千多。但在工厂一天要上班12个小时,而在这里送外卖只用10个小时左右,想赚得多的话也可以做得更长一点。最主要是离家近,工资也差不多。现在工厂开工了,老板之前也叫我们回去,我不打算回去了,还是离家近点好,我的一些湖南湖北同事也和我差不多,都打算在老家找活干。”许军暗示。

  不外,国外疫情严重,而他之前所在的工厂做的面包机、咖啡机都是往国外发的,订单量必定会受影响,此前工厂老板说4月初才会开工。疫情以来在家待着总不是措施,必需得找一份工作养家糊口,所以他3月份选择到美团这里当骑手。

  “我们站现在有230名外卖骑手,年后我们新招了大约70位新骑手,有40位是之前从外地打工回来,因为疫情没法出去,然后开始在这里送外卖的。”莫振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暗示。

  河池市是广西一个中等城市,近日,该市金城江区的美团该站点副站长莫振海发现,越来越多的外地打工人员回乡插手到“外卖小哥”的步队,他们的步队在逐步壮大。

  4000多元每月的收入,在河池已经不算低收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了2019年河池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河池全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379元,比上年名义(下同)增长9.5%。按常住地分,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665元,比上年增长8.0%;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141元,增长10.5%。

  疫情加速人员转化

  一位老家在湖北,目前在佛山从事办事业的程进(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不是他所在的店重新开了,他之前也打算找外卖的活计。“在小城市,一个月4000、5000元的收入不低了。不外如果在佛山这个地方,从早到晚送外卖的话,一个月拿到上万元并不稀罕。”

  外卖行业正逐步成为二三四线城市许多回乡工人的首选职业,他们中很多人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正认真的考虑着在家附近就业的问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许军就是其中一位,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之前在工厂的注塑车间工作,每天要上模、装模、下模来合成产物,工作内容不算复杂,都是根据车间的订单量来做,产物单量多的话,工资也会多一些。

  “这几年的价格都是这样,新手每个月至少能拿4000元以上的工资,这个工资在我们这里算是中上水平了,有些老手干外卖这行累了腻了之后,接的单子少了,工资也会有所下降。”莫振海说。

  莫振海暗示,从3月份以来,他们站点每个月平均新招20多名骑手,以前每个月新招数量只有10来名,没有像现在这么多,今年大家都受疫情影响,很多人选择在老家就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工作“性价比”相对较高的情况下,即使在工业发达的城市,也有不少人“转行”。

  而美团一季度陈诉显示,自1月下旬以来,美团已新提供超100万骑手就业岗位,成为稳就业“蓄水池”。此前3月份,美团发布的外贸数据显示,1月20日至2月23日,美团外卖配送平台新招聘7. 5万名劳动力成为外卖骑手,27.2%来便宜造业企业。

  那么,工厂要如何应对这一局面?盘和林认为,未来工厂的自动化程度会更高,尤其是在工厂收入的竞争力下降的配景下,这种竞争将逼着制造业转型升级自动化。变革并不行怕,我们需要思考要怎样引导、培训、适应这些人员布局的改变。

  盘和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外卖行业从业人员的扩张,目前看来还会持续。首先,收入还可以;其次,能够灵活自主就业,不受那么多约束和办理。尤其是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外卖行业的高收入应该能够持续。

  然而,盘和林指出,其尝试外卖行业的福利等各方面还是缺乏保障的,并且也比力辛苦,风里来雨里去。

  “因为流动性大,所以我们没有五险一金,但是我们会和保险公司合作购买骑手保险,每天从骑手的工资里扣掉1元钱,保险范围包罗意外变乱中自身死亡伤残最高赔付60万,第三者伤残赔付他人10万。”他说。

  饿了么最新数据显示,从今年1月下旬至今,饿了么累计提供超120万蓝骑士就业岗位。疫情期间新增入职的骑士中,22%为工厂工人。

  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回乡工人选择在家附近送外卖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后发现,确尝试有不少人做出这样的选择。

  高“性价比”之外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暗示,外卖行业的兴旺,与“宅经济”的兴起有关。在疫情的影响之下,我国的制造业财富链收到必然挤压,需要恢复的时间,在这样的配景下,不少此前的工人当起“外卖小哥”,这也显示了就业布局的改变。

  一个月4000、5000元的收入,在小城市并不算低。

  一位此前曾在广东佛山市一家模具厂打工4年的许军(化名)暗示,送外卖的好处就是不消上夜班,时间也比力自由,每天能接40单就能赚差不多月收入5000元。“我不打算回去了,还是离家近点好。”

  他暗示,据他了解,白日送外卖一单能有4、5元,晚上的收入更高一些,并且大一些的城市,人们对外卖的依赖度更严重,单子也更多。“现在谁不吃外卖啊,大家都忙。”

  莫振海也暗示,外卖骑手属于流动性比力高的职业,每个月有新招的,也有离职的,好比寒暑假返校或者家里有事情,一般临近年关是离职高峰期,年后又会有大量骑手入职。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金城江辖区内每天外卖接单估计有1万多单,除了饿了么和一些私人订单外,他们占其中的六七成,平均每天能接5000到7000单,骑手每单能获得4至4.3元的报答。